啊呀,谢谢你来看我呀。

【商雪榕杨烨】心上人(完/HE)

最后一篇!

依旧唯心,切勿唯物!


1

商雪榕就坐在三米开外的沙发上看一本书,看得很是入神,阳光透光窗户在她脸上落下斑驳的印子。杨烨正好就看到这一幅景象,他不禁手一抖,唤了她一声。她应声抬头面带不解,问了句怎么了?杨烨摇摇头没答,只是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手,这才安心下来。

可他还是觉得不真实。

过去四百多个日子里,午夜梦回的时候他总是会梦到她,面容却是看不清的,他拼命想记住却越来越记不清楚,到最后只剩下一圈光影,和刚才一样。他无数次梦见她,又无数次在梦里失去她,那种疼蚀骨噬心,长久不得安稳。

现在她回来了,就在他面前,有血有肉的,这就够了吧。很难说清楚他的心情,好像心中失去的那一块...

【商雪榕杨烨】枕边人(完/HE)

阿飘商的后续!

依旧唯心,谢绝唯物!


1

商雪榕说一年多没吃过了想吃东西,什么都行。

杨烨就请了好几天的假陪她到处吃。

她心里高兴,吃的也开心。

然后她就胖了十斤,诶!


2

杨烨下班的时候给她带了糖葫芦,把她当小姑娘哄。

她想起有一次,菜瓜他们来带着这个给他,说吃点甜的心情好些。

他拿起来都放到唇边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没有吃。

她飘着过去,凑在他面前,呜她想吃。

没成想他移走了糖葫芦,她穿了过去,像一个动人的吻。


3

她决定在家自己做饭,杨烨很震惊她居然还会做饭,看起来完全是千金小姐的样子。

她胸有成竹做了一整桌,然后他就吃了一碗咸到发苦的炒饭和一盘甜得...

【商雪榕杨烨】梦中人(完/HE)

成了阿飘之后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商雪榕X痛失所爱思念成疾的杨烨

本文唯心主义,谢绝唯物!


1

商雪榕变成了一只阿飘,哦不是,应该说是一团不明形状的意识。

初初开始有意识的时候,她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的认知颠覆了。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变成了一团意识?这简直太可笑了,然后她就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不能听不能言却能思考,也是一种挺奇妙的体验,她在自言自语自娱自乐了差不多一个月之后,感觉自己疯了。

过了年她长成一个完整体,也终于了解到现在的状况,前面那段时间她依附着的那个玩意儿,原来是杨烨。时间上才过了一个多月,她怎么瞧着他像老了十多岁,都不好看了。


2

有胳膊有腿之后,她就一直想到处走走...

《妄想》番外:张保庆独家专访!

预警!不是正经文!不要正经看!

推荐配王俊凯的《我的秘密》!


首先恭喜你发现彩蛋!

接下来是有前线记者左左带来的独家采访!

左左:今天我们请来了刚刚凭借《妄想》获得鹰屯电影节最佳男主角的张保庆先生!和大家打个招呼吧!

张保庆:大家好我是张保庆。

左左:对于刚刚获得鹰屯电影节影帝有什么想说的呢?

张保庆:首先感谢我的父母张大军先生和苏华芬女士,谢谢你们抚育我长大;其次要感谢我的太太菜瓜女士和一众亲朋,在拍摄途中给予我的帮助;还要感谢评委组对我的肯定;最后感谢一下自己的演绎吧,最后的呈现也对得起自己的努力了。(左左:我呢我呢我呢????没有我哪有你!!!!!)

左左:嗯,因为是...

【青瓜cp(禁真人)】妄想(完/HE)

/我心里的秘密是我会一直深爱着你

-

进了一月,更难狩猎了。这十来天也就是今儿运气好,让她逮了俩兔子。

在山上的鹿角小屋前的院子,菜瓜利索地把兔子放血剥皮,小心地依着粘膜把身体扒拉出来,兔子皮整张的比较值钱,然后扯了杂碎用雪抹了抹兔子肉就算是处理好了,支上火串着兔子就烤了起来。二鼻子从衣服的内袋里掏出椒盐,一边转着一边撒上。野味这东西,撒点盐就好吃的紧。

张保庆蹲在旁边也不做事,手揣着袖子里等着吃。一幅东北老大爷的样子,已经看不出几个月前时髦的北京小爷的模样。

“你真不回北京啊?你天天跟着我有什么意思?”菜瓜忍不住拿树杈子戳了戳他。

“你什么时候回北京我什么时候回呗。”

“……”...

【青瓜cp(禁真人)】妄想(三)

/是你让我看见干枯沙漠开出花一朵

-

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

四条数十丈长的吊桥把整个山洞串联起来,正中央是一座巨大的铜鼎,大概有三人高五人合抱宽。正北方向是两扇一丈高的石门,像是万金之国的正门。众人跟着张保庆正小心地向前行进。

林帮的人出现在他们后面,还有被挟持的菜瓜。领头人竟然是老洞狗子,他居然还没死。不过他已经换了一副面孔,露出冷漠而麻木的本来面目,正举着猎枪逼迫着张保庆去开石门,给他寻找金子。

石门后是一间空荡荡的墓室,青灰色的墙壁看起来十分阴森,中间放着一座石棺,看起来有上百年的历史了,四周还有几座石像,除此之外别无其他。石壁上刻着和外面铜鼎上一样难以理解的...

当代年轻人长寿秘诀,多吃狗粮少喝酒!


【青瓜cp(禁真人)】妄想(二)

/你眼中有春与秋,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

-

也许从他们回到鹰屯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是一张看不见的网下的猎物了。

陆老师解开神鹰图的字谜后,他们带着白将军又下了一次天坑,引了无数的毒蜂出来,之后白将军就被偷了。而麻烦就像这些毒蜂一样,滚滚而来,丝毫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。雪崩、中毒、家禽的离奇死亡,一件接着一件,都在告诉众人地质队会给鹰屯带来厄运。他们得罪了山神,也惹怒了魔王马殿臣。神明会降下惩罚,村民都会受到波及。地质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抵制。

张保庆和杨烨他们回来的时候,就看见顺德奶奶带着大伙儿,站到了地质队的院子里。院子里又是一片狼藉,村民们群情激愤,嚷嚷着要把他们都赶出去。烂菜...

【青瓜cp(禁真人)】妄想

/你知聚散寻常来去该随意

-

菜瓜在张保庆家天台上看过一次流星。

天很黑,稀稀拉拉的有些星星亮着,懒散地一闪一闪。一颗星带着长长的、发白的光尾,从天的一边横刺到另一边,坚定地划开了天幕,在天上留下一道白光,最后在天的一角留下短暂的光亮。余光散尽,被划开的天幕悄悄地合了起来,惊慌的星星又恢复了平静。

张保庆大概就是这样的一颗星星,热烈地划过了她平静的天空,然后又嗖地消失。

-

这些日子菜瓜过的很不好,心头压了好多好多的事情,二鼻子还躺在鹰屯的医疗站里,陆老师还没醒来,资料也被抢走了,父母的死好像还别有隐情,她也还在为奇奇怪怪的事情生闷气。事情像奶奶的毛线团一样理不出头绪,越来越多越来...

当吐槽爸妈结果分组选错了的时候

1 2 3